泉花奈

这是个稍微正经点的简介(喂!)

日常大概就是写字/写文/板绘/日语/水彩/精神病学
喜欢明治大正/日本战国/十九世纪英国/中国古代
混全职/家教/阿松/黑执事/文豪野犬等等——

谢谢你点开,谢谢关注。
相逢即使缘

我在辅导员办公室玩手机
我jio着好无聊啊😶

因为要开学了嘛,有很多事情需要处理,所以可能停更一段时间,等都安定下来继续更(不过在学校可能没法日更)
还有就是……去上学我可能只带两本狱都事变(或者)?刀剑和文豪的可能不带了吧……

【太宰bg】徒然草(十)

*原创女主,不喜勿喷
*ooc我有,私设众多
*太宰治×吉田兼好

——这就是,太宰治先生和吉田兼好少女的恋爱史。

Chapter10

终于死人了,这才有点游戏的样子嘛。

太宰借着咳嗽掩住嘴角溢出的笑容,从口袋里抽出一开始就在的白手套后利落的戴上,随及大手一挥:“你们让开!我是医生!让我过去!”

兼好:“……”

她有那么一瞬间觉得人生堪忧。

周围的人显然都被吓住了,不自觉的让出一条道让他们过去。

死者是一名二十岁左右的女性,倒在靠近大厅中央的地方,俯身趴着,后背被玫瑰花枝刺穿——顺便注明一下,玫瑰花枝并非是从外部刺入,而是从体内向外舒展,艳丽的玫瑰花瓣粘附在袒露的血肉上,说不出的诡异和妖冶。

空气中本该是强烈的血腥味,此时却充斥着浓郁的玫瑰花香。由于太宰和兼好靠的比较近,所以更深刻的体会了花香与血腥气混合在一起的奇特味道。

太宰盯着尸体看了一会,突然扭头:“话说离这么远,你怎么知道死人的?”

兼好眉头都没皱一下:“闻出来的。”

“……哦。”太宰抽抽鼻子。“那你还真厉害。”

“太宰先生!我不是属狗的!”

“……我没说你属狗。”

“人的体内……会长出玫瑰花吗……?”

“说不定呢。”太宰蹲下来,一点也不嫌脏地用手掰开撕烂的皮肉,尝试把玫瑰花连根拔起。血液随着太宰的动作不断溢出,然而花枝依旧顽固的扎根在体内,除了几片叶子和花瓣掉落在地上之外,几乎没什么变化。

“弗洛伊德君脑子都装了什么啊。”他啧啧感叹,站起身后舒展了一下身体,揉捏着颇为僵硬的脖子。“虽说死人的发展也不错,诶,那个……玫瑰呢?”

他四处张望了下,那道瑰丽的身影不知何时消失不见。

“大概被我们丢下了……?我要不要去找找她?”

“没事,如果真和剧情有关,她自己会倒贴过来的……”

举办宴会的人这时才过来,兼好看了看,没有刚才过来喊话的人。

领头男子蒙着的灰色调退下,面容逐渐清晰。他和其他人好像不太一样,五官精致了不少,是罕见的东方面孔。他似乎对这样的场景有所准备,略微抬了抬手,就有人上来收拾残局。

“大家都散了吧。”

这人说的话异常管用,兼好从周围人的闲言碎语里听出来这是伯爵的管家亚伦。

亚伦转过头看向太宰的时候顺便看了一眼兼好,不过没有停留。

“真不好意思安其罗医生,是我们的人看管不利,幸好没有造成太大混乱,不然我们这边也不好收场。”

“不碍事,”太宰虚虚假假地露出微笑,“看起来情况很严重啊……你们没有采取什么措施吗?”

亚伦用手指摸了摸下巴,似乎很苦恼:“虽然防护很严密,但还是被钻了空子……”

“我不是说这个。”太宰说,“毕竟尸体那个样子被群众看见……你就没有什么想说的吗?”

亚伦脸色变了变,但很快恢复如常。“所以请医生找到另一个实验品,如果再有人出事……伯爵说了,会出三瓶药剂的价格。”

太宰闻言挑了挑眉:“行吧,既然伯爵都这么说了,我也不太好推辞是不是。只不过你想怎么处置这次出逃的实验品?”

“能怎么办,总归难逃一死,不过也就是死的痛不痛苦的区别了……您明白的。”亚伦笑得谄媚。

“既然这样……”太宰刚想辞别,就觉得那人眼神有点不对。

“怎么,伯爵似乎还有其他事要交代?”

亚伦的目光辗转过后移向兼好。

“伯爵说了,如果医生把伊莉雅小姐带过来,就说明医生已经赞同了这次的交易,伊莉雅小姐从今往后就是伯爵的所有物了。”

……咦?

兼好抬眼,恰好同太宰四目相接。对方脸上一直粘着笑,眼神却冰冷如霜。

“既是交易,那总得一手交钱一手交货吧。”

亚伦颔首,“那是自然,宴会结束后会让仆人带您去拿的,医生还信不过伯爵吗?”

太宰沉默了一瞬,突然张开双臂拥住了兼好。

“伊莉雅……你在那里也要乖乖的,听伯爵的话……爸爸舍不得你啊……”他凑到她的耳边,声音骤然放缓。

“……见机行事。”

兼好抬起手臂抚慰一样的拍了拍他的后背。

“……我会的,爸爸。”

“哦对,还有一件事。”太宰突然想起来了什么,“那个试验品的身份信息是什么?”

亚伦微微歪头。

“她叫玫瑰。”

😀😀😀

母上送的生日礼物

翻译【The dog dogged a dog】(1)

译者:泉花奈

试了下新排版(?)
有什么建议可以告诉我呀

(1)
这家伙…

动物灵?还是魑魅魍魉之类的?
如果是动物灵的话又太过强大了。
栖息在靠近人类的废墟里,怀有很强的敌意。

我我我!!
想学姑苏话!!!
有有有妹子会吗!【突然发疯】

店家真的是,书被压褶成这样…还有那眼睛咋回事,天帝之眼吗??!(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