泉花奈

这是个稍微正经点的简介(喂!)

日常大概就是写字/写文/板绘/日语/水彩/精神病学
喜欢明治大正/日本战国/十九世纪英国/中国古代
混全职/家教/阿松/黑执事/文豪野犬等等——

谢谢你点开,谢谢关注。
相逢即使缘

【太宰bg】徒然草(九)

Chapter9

之后陆陆续续有人过来打招呼,也只是问候两句,做做样子而已,没什么特别的。考虑到现有情报太少,干脆静观其变,窝在一开始出现的地方同一堆食物死磕了起来。

“这里是梦境,所以怎么吃都不会胖!对不对!”兼好领悟到了这一点后兴奋举着叉子晃来晃去,眼睛里激动得晶晶亮:“太宰先生!原来的时候在梦境里吃不好喝不好,自从有了太宰先生……”

太宰:“……”

太宰温柔笑:“乖女儿,叫爸爸哦。”

兼好歪头:“说起来,伯爵怎么还没来?”

太宰:“你这是岔开话题吗……”

他有些幽怨的瞧了兼好一眼,开始考虑她是天然呆还是天然黑。

这时一个西装革履的男人从离太宰比较近的侧门处走进了大厅,大概是不常开的缘故,门发出嗞啦一声响,几乎是所有人的目光都陆陆续续地聚集到了那边,原本喧闹的环境也慢慢安静下来。那人显然也没见过什么大场面,一受到这么多人的注视顿时慌了神,他掩饰性地咳嗽两下,头向右前方前倾,目光有些飘忽:“那个——诸位!十,十分抱歉,因为伯爵大人突然有些事情要处理,所以……请诸位……那个……自便!”短短几句话说的就像哮喘病人一样,他使劲地鞠了个躬然后慌慌张张地逃了出去,仿佛里面有什么可怕的东西。

太宰静静的注视着这一切,忽然笑了。

“说不定真的有什么可怕的东西呢。”

“那可不好说。”

兼好说。

人群又重新热闹开来,不少人在讨论着这突如其来的变故,不过大多数人根本没把这当回事儿,依旧满足地吃吃喝喝,风情的女人向男人们抛着媚眼,男人们也在窥伺着新的猎物,期盼着今晚能把哪个蠢女人骗上床。

这些都是水到渠成的事,主人公拉了拉兼好的衣角,等对方注意到的时候再缓慢地点了下头,钻到人群里消失不见了。

“这是干什么?”太宰也没考虑要跟上去,只是有点疑惑。

“主人公需要按照编好的剧本走,在这时候,我们装作不知道的样子就好了。”

太宰哦了一声,“穿高跟鞋很累吧,要不我们去那边休息一下?”

兼好本来想说没关系,但当她顺着太宰的目光看过去的时候又把这句话咽了回去。

她说好。

那里坐着一个女人,一个美丽的女人。


玫瑰心心念念的人终于来了,她心里雀跃非常,几乎想站起来张开双臂去迎接他们——不过她还是忍住了,当女人下定决心要做一件事情的时候忍耐力总是超乎想象,她期盼了那么久的这一天终于到来。

她马上……可以获得重生。


“这位美丽的小姐,一个人待在这昏暗的角落……是否感到寂寞?”


搭话的人自然是太宰,他立在女人身前,遮挡住了大部分的光亮。


兼好在他身后,含蓄而优雅的提起裙摆行礼,算是打了招呼。

“我是安其罗,这是我的女儿伊莉雅,我们突然前来不会惊扰到您吧?”

女人掩住上扬的嘴角,做出十分吃惊的模样:“您……您就是安其罗医生吗?久仰大名!我……我是玫瑰,”她娇羞的笑着,一双美目波光流转:“没想到能在这里遇到您……真是……喜不自禁。”


“小姐说笑了,应该是我能遇到您这样的美人感到无比荣幸才对,”太宰语气平淡地开口,目光黏连在对方光彩照人的脸蛋上,“我只是个乡下的小小医生而已,受朋友邀请才有机会带着自己的一双儿女见见市面,否则怎么敢来这种尊贵的地方呢?”


说是朋友邀约当然是骗人的,除非伯爵也算作朋友的话。

弗洛伊德给的的确是完完整整的记忆,这一点不可置否,从小时候和妈妈的吵架斗嘴到在学医时第一次剖开动物尸体的紧张刺激一点没落。但这并不能说明他给的记忆一点不错,比如说现在太宰完全不能理解为什么赫赫有名的伯爵为什么会亲自邀请他这个名不见经传的乡野医生,或者说,一个伯爵,为什么会跑到这种荒凉的地方受罪,闲的慌吗?


“……实际上呢,我在家里过的并不好……我的丈夫酗酒成性,经常打骂我,前段时间在工地上摔断了腿,脾气更是坏的不行……”玫瑰说着说着眼泪从脸颊上滑落下来,又连忙拿起手绢去擦。“真是抱歉,我怎么说起这个,让先生见笑了。”

“没关系……”

兼好突然拉了拉太宰的手指。


“怎么了伊莉雅?”

“死人了。”

评论(11)

热度(6)